惟愿战博平安喜乐,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啊

【三炎】异世缘 42

推开萧炎的支撑,戴沐白坐倒在朱竹清身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小舞头上的蝎子辫也变得散乱,不断滴落着汗水。

唐三扶着马红俊和奥斯卡的身体靠在他们自己的竹筐上,然后取出多余的负重,此时的他同样很累。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惩罚或者说是训练已经结束,可对于他来说,还没有。

扶着放水桶的桌子,背负着十五公斤的重物,唐三站起身,再次朝着索托城方向出发。现在不用再搀扶其他人,唐三感觉轻松了不少,他脚下的步伐已经不再踉跄。

“三哥,我陪你。”小舞同样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但是,她却只迈出一步,整个人就已经支撑不住倒在了萧炎怀里。她的身体情况虽然比其他女生好了不少。但之前她却背着宁荣荣走了一段不短的距离,极限同样来临。

“妮子你还是先歇着吧,我去陪哥哥就好了。”萧炎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小舞的背,看她昏过去了以后小心地放在宁荣荣的身边,他相信之后会有老师来的。

“小三,我也陪你。”说话的是戴沐白。同样背起自己的负重,戴沐白踉跄地追到唐三身边,两人相互对视,苍白的面庞上勉强挤出一丝看上去有些怪异的笑容,同时伸出自己的右手,在空中相握。

下一刻,这个史莱克的老大已经摔倒在地面,步了其他同伴的后尘。

史莱克八怪,八个人受罚,此时已经躺下了六个。

大师眼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倒下,却始终未动,直到除了唐三和萧炎以外的六个人都昏倒后,他脸上才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抛弃,不放弃,很好,很好。”

唐三并没有立刻出发进行自己剩余的惩罚,因为他知道炎儿和老师有话要说。

“大师,”萧炎看着弗兰德带着赵无极和其他几位老师赶忙卸下其他六个人身上的竹筐,抱着他们朝学院内而去,看着盯着他不动的大师无奈开口,“您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吧。您这样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师闻言,沉吟了片刻,问出了自己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你是怎么做到的?”

萧炎摊手一笑:“这很不可思议吗?从我突破到大魂师的时候开始,我发现我能够自己掌控玄重尺的那个特性开始我就每天在背负着玄重尺的状态下进行日常活动,玄重尺的重量大师应该也是知道的,这十五公斤的石头在我这里着实算不上挑战。”

大师倒吸一口气:“那玄重尺可是有将近三百斤,再加上它那克制魂力流动的特性……”这一刻大师对萧炎是佩服的,对于肉体的锤炼是最难的,更是最难坚持的,否则大师也不会顶着一众老师的不满坚持这种和训练比起来更像是虐待的惩罚。唐三对萧炎可以算得上是要什么给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萧炎还能够坚持这样的苦修,萧炎的心性可想而知。

萧炎颔首,接着道:“至于哥哥的身体素质,是因为心炎锻体的原因,这个并不是大师您计算错误。而且中途我也帮哥哥分担了一部分负重的,所以哥哥是能够把接下来的两个往返跑完的。”

大师沉默了半晌:“你们先去把没结束的惩罚跑完,这次小炎子你不能再帮小三了。结束了之后小炎子我们再谈谈你接下来的训练该怎么办。”

萧炎应声之后就和一直在一旁等待的唐三跑了出去。

尽管唐三的身体素质比起戴沐白好上了不少,但是在之前的往返之中的消耗不是假的,在跑完最后一个往返之后就倒在了萧炎怀里晕了过去。

萧炎看学院老师把唐三送往宿舍去后,就和大师到了他的办公室。

大师看着乖巧站在自己面前的萧炎一阵头痛,这个小怪物肯定是不能再参与接下来的锻炼身体素质的训练中了,不然就和放了个作弊器在里面一样。但总不能放养吧……

萧炎看着大师紧皱的眉头也是忍不住想要笑出声,但还是心中的良知占了上风,开口道:“大师,我正好还有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哥哥他们训练完之后大师应该准备了药浴吧,我想这部分我可以负责。”

大师回神,惊道:“你懂药理?”

萧炎点点头,看着大师不可置信的表情,摊手道:“大师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等我把药配出来后去找个医师验证一下。”

大师看着萧炎的神情不似作假,但仍然有些将信将疑:“那你明天和我一起去一趟索托城吧。”

当唐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宿舍中,温热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入体内,那暖融融的舒适险些令他呻吟出声。

定了定神,唐三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在一个大木桶中,木桶内满是褐色液体。奥斯卡就在另一边,还在木桶中沉沉地昏睡着。萧炎正盘腿坐在床上修炼。由于宿舍内多了这么两个大木桶,此时已经显得拥挤不堪。

随手搅动身前的液体,不算太浓郁的药味扑鼻而入,唐三鼻子动了动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虽然没有仔细研究过这个世界的药物。但也大概知道一些,这个世界的药材和他前一世有很多相像之处。此时这大桶内的液体应该是用一些药材煮成的。而这些药材的作用是以舒筋活血和固本培元为主,难怪在那样地剧烈消耗之后,醒来时却并没有太多痛苦的感觉,只有双腿略微酸痛,身体略微有些发软。

后来唐三才知道,大师为了维持桶内的水温,每过一定时间就要给他们的桶内加入一些热水,女孩子们是雇请地村里的妇女帮忙添加的,至于他们宿舍自然是炎儿帮的忙。

“炎儿。”唐三开口,声音还有一些嘶哑。

萧炎睁开眼:“哥哥醒了?大师说让你们醒来后到食堂吃饭。”

听到吃饭二字,唐三顿时觉得肚子里咕噜一下,似乎响了一声,饥饿感顿时涌起。

“好,炎儿吃了吗?”唐三从水中站起后,他才发现在两个大木桶旁还摆放着另外两个小一些的桶。里面盛放着清水,显然是给他们冲洗身体用的,清水可不是温热的,当唐三浸泡在其中的时候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战,顿时觉得精神大爽,全身那种酸软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

“刚刚大师来了,那时我还没饿,就想着等哥哥你醒了我们在一起去。”

“那我们赶紧过去吧。”匆匆洗净身上的药液,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唐三这才和萧炎两人走出了宿舍。他惊讶地发现,外面居然已经是星斗漫天,寂静的夜晚中,虫鸣鸟叫间或响起,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

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全身骨骼发出一连串噼啪之声。仿佛整个人都已经伸展开了似的,深吸两口新鲜的空气替换了体内的浊气,大步朝着食堂走去。边走边问道:“炎儿和老师都说了些什么?你接下来的训练有什么打算吗?”

萧炎和唐三并肩而行:“对战训练我还是会参加的,之后的修炼就按我平时来就是了。对了,之后药浴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我来负责了。”

闻言,唐三转头看向萧炎,他看见了萧炎眼中的光亮,那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的光芒。他笑了:“好,那我接下来就由你负责了,有劳炎儿了。”

两人边走边聊,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食堂的灯亮着。当两人走进食堂的时候,发现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大吃。

听到脚步声,正在吃喝的这位回头看向两人。正是戴沐白,他比唐三醒得更早。

“小三,小炎子,快来吃。味道还真不错。”戴沐白的邪眸双瞳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看到唐三和萧炎,顿时一脸微笑,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地同甘苦、共患难,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根本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什么。彼此对视之间,已经能够感到对方的友谊。

走到戴沐自身边坐了下来,食堂的桌子上还有七份食物,显然是给他们和其他人准备的,桌子上同样留有纸条,也是大师的字迹。

“吃完饭,把餐具刷干净。房间内桶里的水倒掉,清洗干净,不得睡觉。天亮前修炼魂力,清晨集合上课。”

晚餐十分丰盛,一大碗香气扑鼻的炖肉,足足五个雪白的大馒头。还有一碗浓汤,一盘蔬菜和几个水果。

肚子地抗议令唐三来不及和戴沐白说话,立刻开始了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般将面前的食物一扫而光。

爽,很爽,非常爽。在体力大量消耗之后,食物的补充似乎能令人感受到身体在飞速吸收其中养分似的。

戴沐白在唐三和萧炎大快朵颐的时候就已经吃完了,靠在桌子上看着他们,眼看他们吃完,才说道:“小三,小炎子,大师可够狠的。这可比以前弗兰德院长还要猛,看大师留言的意思,恐怕以后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了,以前大师都是这么教你们的?”

唐三摇了摇头,道:“老师以前教我和炎儿的大都是一些理论知识,这样的训练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老师对我说过,作为一名魂师,身体是基础,我能够承受住超越极限的人面魔蛛魂环魂力的冲击,和身体状态是分不开的,只有强健的身体,才能承受更多的魂力。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老师才决定让我们增强身体的基础训练吧。”

戴沐白苦笑道:“这可不是增强那么简单,大师对我们的训练完全是按照极限安排的。要不是我们身体素质好,这一次恐怕躺上几天都起不来,不过那桶奇怪的液体似乎也有一定的作用。当然,小炎子你是个另类,你是怎么做到一点超负荷的感觉都没有的?”

萧炎正想开口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他无奈:“还是等明天人到齐了一起说吧。”

“饿死啦,饭在哪里?”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了进来,也顾不上和唐三、萧炎、戴沐白打招呼,直接就扑向了桌子上的食物。

来的正是小舞,显然,小舞也已经从极度消耗之中恢复过来。

小舞一边吃着,也看到了桌子上的字条,同时向唐三和萧炎比划了几个手势,意思是等自己先吃完再说。

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吃过了饭,唐三此时觉得身体懒洋洋地一点都不想动。学着戴沐白的动作,也靠在桌子上,揽着自己身边的萧炎,看着小舞毫无淑女形象的大吃着面前的食物。

给女孩子的食物除了馒头是两个以外,其他的都和他们一样,小舞的嘴虽然不大,可吃起东西来可不含糊,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将面前的食物吃的七七八八。

第五个来到食堂的,并不是另一个达到三十级以上的奥斯卡,而是朱竹清。

朱竹清走进来的时候,脸上神色很平静,直到看见戴沐白,才有些故意似的板起几分面,但从她的眼中,唐三和萧炎明显没有看到任何排斥的情绪。

朱竹清吃东西的动作就要比小舞优雅多了,细嚼慢咽,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美,在优美的动作背后,是速度,要不是眼看着她面前的食物飞速减少,唐三和萧炎真的很难相信以她这种看上去慢悠悠的动作居然能够吃的这么快。

“好舒服,吃饱了。”小舞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萧炎哥,你后来有没有陪三哥跑了那两圈?”

萧炎自是点点头,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挑眉后似笑非笑地说:“我和哥哥可不会像是某人一样撑不住了还要逞强。”

小舞俏脸一红,想到了自己跨出一步后倒在了萧炎怀里,想反驳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萧炎掐了掐小舞的脸:“安啦,反正你记住,我和哥哥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做的,知道吗?”

小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戴沐白道:“奥斯卡他们三个还没起来,看样子是累得惨了,我们回去修炼吧。还不知道明天大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魔鬼训练。”

唐三点了点头,就要去收拾自己和炎儿的餐具,却被小舞阻止了。

“走吧。这刷锅洗碗的可不是你们男人该干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不过,倒那些大桶里的水可留给你们了。明天早上记得早点起来帮我们哦。”

戴沐白的目光落向朱竹清身上。朱竹清此时还没吃完,但她却腾出一只手,将戴沐白之前用过的餐具摞在一起,嘴上不说,可行动上已经证明了她的意思。

戴沐白大喜,他自然知道朱竹清脸皮薄,也不吭声,赶忙追着唐三和萧炎往外面走去。

一夜无话,当唐三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生物钟习惯性地叫醒了他。昨晚的修炼他入定得很深,感觉上,整个人完全沉浸在玄天功的内力海洋之中,甚至连奥斯卡什么时候起来去吃的饭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修炼前他就已经清理了自己的水桶。此时宿舍内空荡荡的,奥斯卡也坐在床上修炼,他的水桶也自行清理过了。

和萧炎两人悄然出门,修炼紫极魔瞳,吃早饭,完成了这一切后。两人才去敲响了小舞的房门,小舞和宁荣荣都已经起了,她们去吃饭,两人帮她们将沉重的水桶处理完毕。

熟悉的钟声响起,史莱克八怪几乎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操场。

大师早已站在操场正中等待着他们了。看着大师那平静而僵硬的面庞,除了唐三和萧炎以外,其他人都不自觉地感到有些紧张,甚至有些惧怕。

“很好。今天你们来得都很快。”大师点了点头,目光习惯性地从众人脸上扫过,“昨天你们的行动令我很满意,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作为伙伴。怎样才能让彼此之间放心的将后背交给对方?需要的是信任二字,你们都做的很好。彼此的信任,让你们更好的完成昨天的测试。”

“现在,萧炎,出列。”

萧炎应声站了出来。

“昨天大家都看到了吧,萧炎他的身体素质远比你们好得多。他是怎么做到的?是因为他从突破至大魂师以后每天都在进行不间断的苦修,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从今天开始,萧炎你就不用再进行体能训练,对战之后你就自行修炼。有人有异议吗?”至于调配药浴之事还没有证实,就以后再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萧炎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既然没有,那么就开始今天的训练吧。”

在对战之后,萧炎就和大师去了索托城。他先去了索托城最大的售卖药材的店铺转了一圈,购买了许多药材之后将自己关进了酒店房间中两三个时辰。

萧炎看着自己储物手镯里面的一堆和斗气大陆截然不同的药材突然有一种刚刚开始学习炼药的感觉,可惜那时候还有药老引导着自己,可现在只能自己一个人摸索了。甩甩头,把那些伤感的念头抛开,专心开始研究这些药材。

俗话说得好,一法通则万法通,哪怕这里的药材和斗气大陆的药材没有半分相似,但是只要分辨出每种药材的药性以后,那么一切就能够水到渠成。

炼制药浴所用的药液并不复杂,在熟悉了药材药性之后萧炎很快就配置出了既能够洗刷身体也能够帮助修炼的药液。类似于萧炎在斗气大陆所用的筑基灵液,但比筑基灵液更加高级,毕竟筑基灵液是给萧炎修炼斗之气的时候用的,现在是要给史莱克一众魂技均高于二十五级的同伴们使用,筑基灵液那样等级的药液很难起作用。相信有了这个药液,大家可以在三个月里面专注于体能训练的同时再升一至二级。

走出房间就看见一直等着的大师,萧炎也不多说什么,把自己炼制出的药液交给了大师。

至于之后大师找到的医师对萧炎炼制出的药液的夸赞自是不用多说。从那位医师那离开之后大师就决定将需要调配出来的药液作为史莱克众人训练之后所用的药浴。在询问了萧炎之后更是让萧炎一次性炼制了三个月的用量。

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大师让除了萧炎之外的七人充分明白了魔鬼二字的含义。

当怪物遇到魔鬼时。会怎么样?

大师对他们的训练很简单,每天一到两个时辰的对战,每天的对战情况都不一样。对战双方进行随机组合,有的时候是一对一,有时一对二,还有二对二,甚至是三对三,三对四的比拼。

每天的对战大师都会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比如允许使用什么样的魂技,不允许使用什么,有哪方面的制约。

在对战训练结束后,就会开始进行体能训练,和第一天一样。在体能训练的时候,决不允许使用魂力,同时必须是七个人共同完成,大师训练体能的方法层出不穷,最简单的就是负重跑,还有负重登山等各种各样的方法。但不论是哪种体能训练方法,务求让除了萧炎之外的七人达到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都已经习惯每天夜晚从木桶药水中醒来了。

这魔鬼一般的训练虽然艰苦,但有一点大师却决不吝啬,在饮食方面,换着样地最大程度上满足众人的口腹之欲。

由于训练的密度的强大,三个月时间过去,马红俊可能是邪火在魔鬼训练中消耗得太厉害,竟然一次都没有前往索托城解决他那邪火压不住的问题。而唐三从铁匠铺买来的炉具早已送来,他却没时间去铸造暗器,就连铁匠铺已经完工的第一批零件都是萧炎组装的。不过由于训练的原因,唐三和萧炎决定等训练结束之后再将暗器一起分发给众人。

唐三、萧炎、奥斯卡、小舞三人,正式在索托城注册成为了魂尊。为了不引起轰动,在他们去注册的时候。大师特意让他们带上了特殊制作的面具前往,虽然引起了一定的怀疑,但魂师界隐藏自己容貌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还是成功领取到了他们的补助金。

三个月魔鬼式的训练,对众人的魂力并没有太大的提升,大家均只是在药液的帮助下提升了一级,马红俊提升了两级,只有萧炎由于一直自主修炼提升了三级。但是,这三个月极限的体能训练,却令众人的身体素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现在,唐三和戴沐白再像第一天那样负重长跑时,身上附带的重量已经超过了五十公斤,结果还是游刃有余。要知道,不使用魂力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极为可怕的数据,虽然还不及萧炎,但在战斗中也是够用的了。

每个人的身体情况都有了极大的改善,在大运动量和充足的营养补给之下,首先就体现在身材上。

戴沐白明显变得更加强壮了,邪眸中多了几分威棱之光,整个人看上去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现在的他,真的像是一头下山猛虎一般。

奥斯卡的变化更加明显,整个人瘦了一圈,但如果现在只看外形,绝对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一名辅助系魂师,强健的身形完全可以媲美大多数战魂师。当然,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软绵绵的,脸上的大胡子和那双桃花眼也都没什么变化。

唐三的外表变化很小,相貌依旧是那么普通。但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内敛,身材也不算多壮硕,只是长高了一点,感觉上就像是个很普通的少年,绝对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唐三的魂力已经达到了三十三级。当初同时吸收人面魔蛛魂环因为突破了极限,人面魔蛛魂环带给唐三的痛苦固然是巨大的,可收益也同样不少。除了魂环、魂骨之外,连魂力也直接提升到了三十二级,令其他人羡慕不已。当然,羡慕归羡慕,他们谁也不敢像唐三那样去越级吸收魂环。再加上这三个月中的药浴又提升了一级,现在他已经拥有了三十三级的魂力。

马红俊整整瘦了两固,看上去不再是那么臃肿了,虽然还是胖,可给人却是有力的感觉。魂力提升到了二十九级,朝着三十级昂首阔步地前进着,身体的变化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锋锐了许多。

小舞依旧是老样子,论外表变化最小,七个人中就是她了,甚至连皮肤都没有被晒黑。偶尔还有精力和萧炎玩闹,成天都是一副快乐活泼的样子。

不过,在每天对战的时候,她也让大家吃了不少苦头,她那第三魂技瞬移神出鬼没,连戴沐白和唐三都没少吃亏。如果说对战中碰到萧炎是因为他丰富的战斗经验而头疼的话,那碰上小舞就是因为她的神出鬼没。还好她的瞬移距离只有五米。

宁荣荣和刚来到学院时相比,骄矜之气虽然不能说荡然无存,但也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脾气的内敛令她更充满了迷惑性。使得原本已经放弃追求的奥斯卡希望重燃。当然,这三个月以来,就算奥斯卡有追求她的心,也没有追求的力气了。

至于朱竹清,不得不说,她的毅力丝毫不弱于男子。三个月的魔鬼式训练从未叫过一声苦,不但咬牙坚持下来,甚至还曾经主动要求过增加强度。整个人瘦了一圈,但是,作为敏攻系魂师,她的速度在身体变强的情况下也增加了许多。

当然萧炎也并没有脱离队伍,他负责观察着所有人训练后的身体状况,防止出现意外状况。

三个月的魔鬼训练终于在昨天完结,大师给史莱克八怪放了七天的假期,让他们自己调整状态。

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奥斯卡是一头扎在床上睡上了懒觉。唐三和萧炎一如既往的修炼。由于朱竹清坚持继续锻炼身体基础,戴沐白主动要求陪同。小舞和宁荣荣与奥斯卡差不多,也决定趁着这七天好好休息一下。只有马红俊闲不住,魔鬼训练期间,叫苦最多的就是他,但此时一放假,这胖子立刻溜出了学院上索托城解决他的邪火问题去了。

一边听着奥斯卡的鼾声,唐三和萧炎一边组装着后续从铁匠铺送来的萧炎还没有来得及组装的零件。今天终于有时间了,铁匠铺铁氏兄弟的工艺令唐三很满意,目前为止,无声袖箭、含沙射影、紧背低头弩等几种机括类暗器零件都已经制造完成,只有诸葛神弩要求较高。还在继续锻造之中,两人准备趁着这休息的几天,除了修炼以外,将这些已经弄好的暗器组装起来发给大家,并且教他们使用的方法。

投入暗器组装之中,时间过得飞快,直到奥斯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叫他去吃饭,两人才发现,外面的阳光已经变成了月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三个人出了宿舍,结伴向食堂走去,正走着,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我靠,这是谁啊,怎么长了一个猪头?”奥斯卡有些夸张似地惊呼一声。

唐三和萧炎定睛看去,那摇晃着身体,有些蹒跚走来的,竟然是马红俊。只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却极为狼狈,不但身上的衣服多处破损,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同时,他那圆乎乎的胖脸完全肿了一圈,眼圈上带着紫黑色的淤青,嘴角处还挂着干涸的血渍。

“胖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唐三赶忙走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马红俊,奥斯卡熟练地召唤出自己的恢复大香肠递了过去。

马红俊也不客气,三口两口吃下香肠,看上去这才好了一些。

“妈的。这次可丢人了。”马红俊眼中充满了恨意,他本就脸圆眼小。此时脸这一被打肿,眼睛几乎被脸上的肥肉挤的看不到了。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萧炎抱臂,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寒意。

三个月的魔鬼训练,大家是相互挟持着走过来的,彼此之间早已不是同学那么简单,眼看着兄弟被打成这样,他们又怎么能不愤怒呢?

马红俊恨恨地道:“让一个猥|琐大叔给揍了,丢人,真他妈的丢人。”

奥斯卡皱了皱眉:“胖子,你不会是和人家争风吃醋才被揍的吧。”

马红俊怒道:“什么争风吃醋。分明是我先看上的那个小妹,那猥琐大叔真不要脸。”

听马红俊这么一说,唐三和萧炎顿时明白了几分。很明显,像奥斯卡说的那样,这胖子正是在解决他那邪火问题地时候被揍了一顿。

唐三拍了拍马红俊的肩膀:“走吧,先到食堂吃点东西去,慢慢说。”

有了奥斯卡的恢复香肠帮助,马红俊的身体情况好了许多,四人这才走进食堂。

食堂内,戴沐白正坐在那里大吃大喝着,朱竹清却并没有在他身边。

“我靠!胖子,你这是怎么搞的?”看到马红俊那狼狈的样子,戴沐白也是吓了一跳,他的脾气比唐三和萧炎可要火爆多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邪眸中怒光大放。

马红俊哭丧着脸,道:“戴老大,你可要为兄弟作主啊,你看他们把我打的。连我这英俊的面庞都扭曲了,这让我以后怎么泡妞啊!”

萧炎忍俊不禁:“还英俊的面庞呢,肿得跟猪头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说来听听。”

马红俊拉了张椅子坐下,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上午就走了,到索托城准备好好解决一下我那邪火的问题。到了地方,真让我在草窝中发现个金凤凰。就在我准备叫上那小妹去解决问题的时候,谁知道却冒出一个猥|琐大叔,那家伙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短头发,猛一看去倒是挺憨厚的。可仔细一看,那家伙眼中尽是yinxie的光。他有一只手还用纱布包扎着,却非要跟我抢那小妹。当时我就问他,大叔。你手都这样了,还出来搞?你们猜他说什么?他竟然说老子又不用手搞,见过猥|琐的,没见过这么猥|琐的。”

戴沐白道:“后来你就和他打起来了?”

胖子挺了挺胸,道:“那是当然,他都欺负到我头上了,难道我还能忍嘛?本来我只想把他赶走就算了。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也是个魂师,而且还是个四环的魂宗,三下五除二就把我揍了一顿,还扔出了那家草窝。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他居然还弹了我的小jj。说我那里小,作为一个男人,这样的侮辱我怎能忍受。然后我又爬起来和他打,然后就变成这样了,你们没看到他那嚣张的样子。戴老大,奥二哥,唐三哥,萧炎哥,你们可要为兄弟做主啊!要不是最近练的还算结实,说不定我都要被打得回不来了。”

马红俊这次显然被揍得不轻,尤其是精神上的打击更是十分严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倾诉着,听的唐三几人一阵皱眉。

唐三问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马红俊用衣袖抹了把脸:“我听草窝里的老bao叫他什么不乐,估计不是真名。”

“不乐?一个魂宗就敢欺负我兄弟?走,胖子你带路,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小三,小炎子,小奥,你们三个去不去?”戴沐白很能理解现在胖子的心情。争风吃醋的事他以前也没少干,只不过大都是占便宜而已,自从朱竹清来了,他才收敛起来。更何况胖子被揍得这么惨,虽然看上去没有伤筋动骨,可这人也丢的够大了。

唐三点了点头:“走,一起去看看吧。”萧炎也点点头,虽然自己并不赞同马红俊去找小妹这种做法,但是马红俊被打得这么惨就不能不去了。

这种事情,其实根本说不上是谁对谁错,但哪有不向着自己人的。眼看着兄弟被揍要是还不出手,那就不是男人了。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我当然要去,我到要看看,是谁能比我们胖子还猥|琐。就算打不过,有我的蘑菇肠在,咱们跑也来得及吧。”

马红俊一听几人肯为自己出头,顿时大喜:“好兄弟,走。咱们现在就去,说不定还能堵着他。”说完,他立刻跳了起来,转身就朝外面跑,似乎身上的伤都已经不疼了。

戴沐白一把扯住马红俊:“着什么急。要去也要先吃饱了,这样才能有力气。你顺便说说那家伙的武魂是什么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胖子虽然一脸的急迫,但肚子里确实很空,这才重新坐下,众人一边吃着晚饭,马红俊一边将自己被揍的经过说了出来。

“那家伙身材不高。大约只有一米六左右,脸黑黑的,就像刚从煤窑里出来似的,他的武魂很奇怪,并不是攻击、防御或者是速度型的。感觉上,感觉上……”

胖子的目光飘到唐三身上:“似乎和三哥的武魂作用差不多,只是外形不同。”

唐三和萧炎对视一眼的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控制系魂师?”

胖子点了点头:“应该是控制系的。他的武魂表面看去,是两个半圆形的罩子,都只有馒头大小,粉红色,这家伙把武魂一召唤出来,就带在头上,那样子别提多恶心了。他和我打的时候。一共用过两个魂技,第一个魂技是将那两个罩子变大,挡住了我的凤凰火线。第二个魂技是用两个罩子一前一后困住了我的身体,那罩子感觉上很柔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连我的凤凰火焰都无法将它破坏,束缚在身上,把我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然后我就变成他的沙袋了。”

粉红色的两个罩子?这是什么武魂?就算是和大师学习多年。也算得上见多识广地唐三都想不出来。萧炎眉头一蹙,胖子的这个描述很难不让他产生联想,如果胖子描述不出偏差的话,这武魂也太变态了吧。

唐三道:“这么说,他应该还有另外两个魂技没有施展出来。”

胖子道:“三哥,以你们四个魂尊,再加上我一个二十九级的大魂师,难道还怕他不成?何况,你也是控制系魂师啊!”他会错了意,以为唐三会怕。

唐三道:“控制系魂师比较特殊。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控制系魂师有着很大的优势。胖子,如果我们遇到他,你负责远程攻击骚扰,我、炎儿和戴老大正面上,小奥负责补给,他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控制系不像强攻系,他只要不能控制住我们所有人,就必然会败。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的武魂应该是天生克制火焰的,不然你的邪火也不会一点作用都没有。动手的时候,我会对他进行反控制。虽然我的魂力不如他,但至少可以骚扰的他无法控制我们的人。控制系魂师的近战能力完全不可能挡住你们的攻击,哪怕他是四十级也一样。”


迟到的元旦快乐,不好意思(挠头)

评论(22)
热度(218)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蝶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