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战博平安喜乐,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啊

【三炎】异世缘 41

大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想要杀你的敌人只会在你魂力最强的时候来么?”

戴沐白愣了一下,大师简单的一句话却令他无言以对。

大师继续道:“明知道奥斯卡有蘑菇肠可以提供,你为什么要给马红俊吃下蘑菇肠的机会?如果一开始你就阻止他,或者尽量节省自己的魂力,这场赢的就应该是你。”

马红俊勾着奥斯卡的肩膀:“爽,真爽,没想到我有一天也能赢得了戴老大,怎一个爽字了得。小奥,你这香肠还真是好用。”

奥斯卡嘿嘿一笑:“那是当然,怎么说咱现在也是魂尊。”

大师冷冷地看着二人:“你们很得意么?马红俊,我问你,奥斯卡的飞行蘑菇肠失效的时候,你为什么任由他掉落地面?如果这时候戴沐白还有一击之力,将其击杀,你怎么办?”

“我……”马红俊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师。

大师转向奥斯卡:“还有你,一个食物系魂师,最重要的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尽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他不主动帮你,你不会抓住他的身体继续漂浮在空中么?如果戴沐白是在魂力充足的情况下,第一个就把落下来的你解决掉。如果是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魂尊?就算是封号斗罗级别的食物系魂师,在战魂师面前也是脆弱不堪。”

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三人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大师的声音平淡而冷静,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们之前的失误。

“小三。”大师转向唐三。

唐三赶忙上前一步:“老师,我在。”

“说说你和小舞一战的感受。”

唐三脸上一红:“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大意,中了小舞的第二魂技魅惑,以至于陷入被动局面。在不知道她第三魂技是什么的情况下贸然释放出蛛网,令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大师点了点头:“知道错了就好。你的错误才是最严重的,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你竟然在动手之初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敌人的攻击再凌厉一点,你也死了。记住,控制系魂师不只是要控制敌人,同时也要控制自己。”

最后,大师看向小舞:“你的第三魂技应该是瞬移吧。不过有距离限制,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应该是闪电兔的能力,你的第三魂环是一只千年级别的闪电兔。瞬移这种魂技,在所有魂技中,属于最为难得的几种之一,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同时,瞬移配合你的柔技,杀伤力将大幅度增加。但是,为什么在你缠上唐三脖子的时候就断定自己已经获胜?如果那时候你小心一点,在看到唐三继续释放技能的时候,不要急于求成,先瞬移离开他的攻击范围再继续发动,那么你已经胜了。而不是被重新控制。”

小舞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却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大师看向和唐三站在一起的萧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萧炎,今天的战斗中,你的处理是所有人中最好的。能够让对手完全意料不到你接下来会怎么应敌的时候,你就已经赢了。”

萧炎对于大师的赞赏倒没有什么自喜的表情,自己再厉害也不过是因为多了那么多年的战斗经验罢了。更何况自己趁手的技能基本都没有傍身,自己在战斗中也很是受限制。不过三千雷动的出现让萧炎有了预感,萧炎心中充满了期待。

再次看向史莱克众人,大师僵硬的面庞上脸色很难看:“这就是所谓的怪物天才么?你们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每个人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现在,你们全体都要受到惩罚,跑步前进,相互监督,不得使用魂力,从学院跑到索托城再跑回来,在中午饭前,我要求你们跑完十个来回,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吃饭。唐三,你的错误最严重,所以你跑十二个来回。立刻行动,开始。”

唐三第一个跑了出去,萧炎自然是紧随其后。

小舞、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也没有说什么,大师连自己的嫡传弟子都罚了。而且罚的最重,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更何况大师指出的错误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大的失误。

“学院大门处有准备好的岩石。你们每人背负一块,负重跑。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一个团体,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完成惩罚,那么,所有人都没饭吃。”大师强调了一句。

虽然不能使用魂力,但他们都是魂师,魂力多年对身体的改造,令他们的身体本就比普通人强很多。只是跑步的话,那就达不到大师的目的了。

从学院到索托城距离不算太远,但也有三、四公里左右的距离,来回十次,那就要有六、七十公里左右了,再加上负重,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看着唐三六人跑出去的身影,宁荣荣不禁吃吃笑了起来,不过,她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你们怎么不跑?”大师冷冷的声音响起。

“呃……,我们也要跑?”宁荣荣吃惊地看着大师。

大师道:“我刚才说的是:你们全部都要受到惩罚。”

宁荣荣顿时有些急了:“可是,这不公平,我和竹清并没有犯错啊!”

大师淡然道:“我问你,他们是你什么人?”

宁荣荣愣了一下:“同学,伙伴。”

大师道:“有一句话叫同甘共苦,你听过没有?你们是伙伴,想要成为可以将自己后背交托给对方的伙伴,你觉得自己应该看着他们受到惩罚而自己休息么?你们难道看不到萧炎也去了吗?他就犯了错吗?”

“我……”宁荣荣哑口无言,而朱竹清此时已经跑了出去。

当八人先后来到学院门口的时候,他们发现,大师对他们的惩罚还是区别对待的,或者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八个用竹子编织而成的竹筐里放着大小不同的石头,每一个竹筐上都有背带并且写着名字。

其中,唐三、萧炎、戴沐白、马红俊四人竹筐里的石头是最大的,小舞和朱竹清、奥斯卡三人次之,宁荣荣竹筐里的石头最小。

当宁荣荣看到竹筐里的石头时,心中的不满顿时降低了几分,心中暗想,这大师也不算太不近人情。

萧炎看着竹筐里的石头目光微动,想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算了,等这次训练结束再说吧。

大师看着背起竹筐跑远的八人,僵硬的面庞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在不使用魂力的情况下负重长距离跑,这惩罚是不是重了点?那可是数百公里。别说中午,天黑恐怕他们也完不成吧。没想到你比我还狠。”弗兰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大师身边,有些担忧地说道。

大师淡然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仔细计算过他们的身体状况,不会累坏他们的。更何况,你认为他们早餐吃的那么好,就白吃了么?不经过同甘共苦的阶段,他们怎么能成为将后背相互交托的真正伙伴?”

弗兰德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行,都听你的,你看着办吧。我知道,你甚至比我更看重这些孩子。不过,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学院的经费有限。”

大师冷哼一声:“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你以为我是你么,堂堂魂圣,连一个学院的经费都弄不到。”

弗兰德微怒道:“那是我不想卑躬屈膝地依附他人,否则,以我的实力大富大贵也并非难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你那张脸皮可比我还薄的多。”

大师斜了弗兰德一眼:“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背上竹筐,唐三和戴沐白二人一马当先狂奔而出。直到跑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惩罚果然很重。 如果可以使用魂力,六、七十公里的距离半天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很轻松就能完成。可是,在不使用魂力还要负重的情况下,那就不是容易能够完成的了。

“沐白,我们先停一下吧。”奔跑中的唐三突然拉着萧炎停下了脚步。此时,才跑出不远,他的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但出乎意料的是萧炎却是呼吸都没有乱一丝。

他们三人之前虽然都消耗了魂力,但此时是不使用魂力的奔跑,在体力上,他们显然是史莱克七怪中最好的。此时,小舞、马红俊和奥斯卡已经落后数百米了,后面的朱竹清已经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宁荣荣落在最后面。

“小三,怎么了?”戴沐白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唐三,“十个来回可不短呢,赶快跑吧。”

唐三道:“沐白,还记得么?老师刚才在我们出发之前说过,我们是一个整体,他要求我们共同完成这次惩罚。你看,竹清和荣荣也和我们一起受罚了。除了我要跑十二个来回以外,你们也必须同时完成。以我对老师的了解,这次他不只是要惩罚我们,同时也是让我们锻炼身体,昨天老师才和我说过,身体是魂师的基础。我和炎儿能够越级吸收魂环,就和身体素质有关。更加重要的是,这次惩罚恐怕也是老师对我们的一次考验。他要考验的,就是我们的集体性。我们是一个整体,论体力,或许你、我和炎儿能够支持下来,可其他人却未必。我看,我们必须要想些办法,看如何能够让大家共同完成这次考验。”

作为大师的弟子,唐三对大师显然是十分了解的。听了他的话,戴沐白缓缓点头:“恐怕真的是这样,等他们上来,我们先商量一下。”

在他们等待的时间里,唐三轻声对着萧炎说道:“炎儿,这样的锻炼对你没有什么效果吧。”所以为什么要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

萧炎自是知道唐三没有说的是什么,笑了一声:“哥哥,没事,反正不过是一天,我觉得用事实说话时最有效果的。还有,我也想和哥哥一起训练一次,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呢。”

唐三一噎,是啊,从两人开始修炼开始,这是第一次两个人要分开修炼。唐三心中有一种异样的不舍,因为他从今天开始真正意识到哪怕是他们这也不可能做到时时刻刻待在一起。

萧炎见唐三的神色莫名,也知道他是在舍不得自己,揽着自己哥哥的肩膀宽慰说:“没事啦,不过就是这阶段的体质锻炼不能在一起而已嘛,我们每天还是住在一起的,早上和晚上还是能见到面的。哥哥不要一幅生死离别的表情嘛。”

唐三皱着眉道:“说些什么胡话!”不过倒也抛开了自己心中那纷乱的思绪。

很快,后面的五人跟了上来,唐三将自己对今天惩罚的看法又说了一遍。

奥斯卡眉头微皱,道:“我认为唐三说的很对,大师应该就是要考验我们。我们的负重有所不同,应该是大师刻意计算了我们体力能够承受的极限范围。像唐三、萧炎和戴老大的情况应该是在极限承受之内能够完成的,甚至还会有体力留存。像胖子应该是刚好达到极限。自然也有超过极限承受范围的。只有大家通力协作,才有完成的可能。那超过承受极限的负重,恐怕就有我一个,还有荣荣。”

说到最后,他不禁面露苦笑,跑出来才两公里,他已经感觉到背上的竹筐越来越沉,额头见汗,后面还有那么长的距离,他自问是肯定坚持不下来的。

胖子马红俊大大咧咧的道:“不如我们作弊吧。我们偷偷吃点小奥的恢复香肠,害怕体力不足吗?”

“作弊?”听到这话,一直没说话的萧炎都没好气地瞪了胖子一眼,“胖子,我只问你一句,你能肯定大师没让其他老师监督我们么?要是万一作弊被发现,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惩罚这么简单了。而且,大师对我们进行这样的惩罚,自有他的深意,只会对我们好。现在我们要想个办法,尽可能的节省体力。”

唐三突然开口道:“老师虽然让我们负重跑,不能使用魂力,我们八个人的总负重是这么多,只要能够带着这些负重完成惩罚自然就可以了。奥斯卡,把你的石头给我吧。荣荣的石头就交给炎儿来背吧。”萧炎自是不会反对。

奥斯卡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好兄弟。不过,现在还没必要。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八个人从现在开始,按照速度最慢的那个匀速跑,这样大家就能够聚集在一起,而匀速又是最节省体力的。等到谁坚持不住了,再相互帮助调整负重。这样一来,就能够尽可能的节省体力。你们看如何?”

宁荣荣在一旁笑道:“小奥,没看出来,你还挺聪明的。我也这么觉得,等到我们不能承受的时候再商量吧,我们也是需要锻炼的。”

奥斯卡脸上带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不知道我小时候被称为聪慧小王子吗?这算什么。”

戴沐白在众人中年纪最大,实力也是最强的,展现出老大应有的带头作用:“别废话了。说话也会浪费体力,我们跑吧。就按照小奥说的办。”

当下,八人重新开始了他们的长跑之旅。

毋庸置疑,在八人中,自然是作为辅助系魂师的奥斯卡和宁荣荣体力最差,众人也就按照他们的速度跑了起来。匀速前行,朝着索托城的方向而去。

第一个往返就在这种匀速中跑完了全程。

真正跑起来,众人才逐渐感觉到负重带来的压力。如果只是普通的跑步,就算不实用魂力,这一个来回六公里左右的路程对他们来说都谈不上什么负荷。魂力对身体的改造令他们有着远超常人的体能,就连奥斯卡和宁荣荣这样的辅助系魂师也不例外。

有了负重,身体明显变得不适应。一个来回下来,宁荣荣和奥斯卡二人已经是汗流浃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些许疲态。

宁荣荣无疑是众人中体力最差的,奥斯卡虽然也是辅助系魂师,但他毕竟突破了三十级,身体有了第三魂环在各种属性上的加成,状态要比宁荣荣好上不少。

唐三、萧炎和戴沐白身上的负重,是一块十五公斤中的石块。小舞、朱竹清和马红俊身上的负重是十公斤。宁荣荣和奥斯卡虽然只有五公斤,但此时他们的感觉却像是背负着一座大山似的,身体越来越沉,只能咬牙保持着匀速。

学院大门在望,令大家有些惊讶的是,大师正站在学院门口看着他们完成第一次往返跑回来。在大师身边,还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大桶。

“每个人喝点水,再继续。”大师的话一向言简意赅。

桶内是温水,略带咸味,似乎是放了盐。在大师的监督下,每个人只允许喝一杯温水,立刻就督促他们再次踏上惩罚之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中的大火球已经渐渐向当中靠拢,带来的温度也逐渐增加。喝了盐水的众人,体力得到了一些补充。唐三、萧炎和戴沐白倒没什么,但奥斯卡和宁荣荣却明显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几分力气。

看着学员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师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但看到七人是共同回来的,他眼神深处明显流露出几分满意。不过……大师皱着眉看着到现在依然仿佛是闲庭信步般的萧炎,目光中满是不解。

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他提着大桶朝学院内走去。此时的他,不仅仅是教导学员的老师,同时也是关心他们的长者。他要做的并不是虐待学员,而是让他们得到真正的锻炼。

第二次往返、第三次往返,第四次……

每一次众人回到学院前时,都会喝到大师准备好,温度适宜的盐水。温水容易吸收,盐分补充排汗对体力的透支。哪怕是宁荣荣和奥斯卡,都感觉自己有些奇迹似的坚持跑完了四个匀速往返,除了喝水以外,中途并没有任何停顿。

但是,当第五次往返开始的时候,奥斯卡和宁荣荣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下来,他们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双腿像灌铅了一般沉重。背后的竹筐更像是山岳般带来这重力。

在匀速的情况下,其他人的体力还能保持,虽然此时每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可精神却保持的很好。

“小奥,把你的石头给我吧。”唐三向奥斯卡说道。

戴沐白也同时向宁荣荣伸出了手,不过他的手却被一只的手拦下了。他惊讶地看向拦下他的人。萧炎还是和平时一样嘴角勾起弯弯的弧度:“戴老大,还是让我来吧。戴老大可别推辞,我的消耗可能是大家里面最小的了。”

听得这样的话,一直埋头跑步的众人都看向了笑吟吟的萧炎。果不其然,经过了这样魔鬼般的四个往返,萧炎身上却不像他们这样狼狈。他的身上也有汗,但不像他们这般汗流浃背,呼吸也没有变得急促,就好像他没有背着负重一样。

“好家伙,萧炎,你是怎么做到的?”马红俊第一个叫出声,他现在虽然还有力气,但也觉得自己的肺部一阵撕裂般地疼。要知道,这可能是这个胖子生涯中运动量最大的时候了。

萧炎摊手:“其实没什么神秘的,你要是每天身上都背着几百斤的东西修炼,你也会觉得这个惩罚没有挑战性。”

“萧炎……你在开玩笑吗?”胖子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开没开玩笑现在不是最好的证明吗?”萧炎一笑,“好了,这事以后再和你们详细说,现在快点继续跑步吧,晚了说不定大师还会有惩罚。荣荣,把你的石头给我吧。哥哥,你还能坚持吗?”萧炎见唐三点了头之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这一次,奥斯卡和宁荣荣都没有拒绝,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体力已经有些透支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这次往返也未必能坚持的下来。

唐三和萧炎的负重直接从十五公斤变成了二十公斤,竹筐里变成了两块石头。五公斤看上去不重,尤其是对于萧炎这个耐力强到变态的人来说自是不算什么。但在体力大幅度消耗的情况下,这简单的五公斤已经带给了唐三明显的负担。匀速虽然仍能保持,但唐三的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

正好相反的是,失去了五公斤的压力,奥斯卡和宁荣荣瞬间产生出了一种超脱一切的感觉,仿佛整个身体都轻的能飘起来一般,大口喘息几声,跑起来顿时变得轻松多了,不但恢复了原本的匀速,甚至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觉。

第五、第六、第七,三次往返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第八次往返开始时,已经整整过去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此时的太阳已经偏离了正中,正午已过。

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肺部仿佛像火烧一般灼热,每迈出一步,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清晰的水印,那是他们身上流淌的汗液。从上一次往返开始,他们在学院门口补充的盐水已经变成了两杯。并且有着短暂休息的时间。大师并没有催促他们,依旧在每一次往返之后给他们准备好温盐水。

“不行了,我不行了。”说话的是马红俊,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地,胖子停了下来,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那张胖脸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已经极为困难。

众人先后停了下来,这一刻,大家竟然都说不出话。彼此对望,他们发现每一个伙伴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最为可观的就要属朱竹清了,她的年纪虽然在众人中最小,但却是三个女孩子中发育最好的一个,湿透的衣服紧贴身躯,勾勒出一条条惊人的曲线。

可惜的是,现在谁也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份美景,一个个都站在原地喘息不停。

本来唐三是不应该如此疲惫的,但他们身上多了奥斯卡的负重,比起其他人来负担更重。除了萧炎之外的七个人中,唯一显得轻松一些的倒是小舞,小舞也达到了三十级,但她的负重却是和朱竹清、马红俊一样的。再加上她本身体重就轻,此时也只有她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觉。

足足喘息了有接近五分钟的时间,众人才渐渐缓过来。

马红俊忍不住道:“反正午饭也吃不上了,不如我们慢一点吧。我不行了,再跑下去,恐怕要累死了。”

戴沐白皱眉道:“慢?你没发现大师每次给我们准备的盐水温度都一样么?可我们的速度一直都在降低。很明显,大师是计算了我们体力情况的。跑回去太慢,恐怕还会有额外的惩罚出现。虽然大师对我们的训练严厉了点,但他也是为了我们好,一定要坚持。胖子,把你的负重给我吧。”

马红俊有些吃惊的看着戴沐白:“戴老大,你行吗?”

戴沐白挺起胸膛:“胖子,记住,男人不能说不行。拿来。”

在戴沐白将马红俊背后石块装入自己背后竹筐的时候,唐三也来到了朱竹清身边,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戴沐白不是帮朱竹清承担负重,但他此时的身体状况和戴沐白差不多,而朱竹清虽然嘴上不说,但明显体力消耗也很大。

“我来帮你吧,竹清。”唐三伸手向朱竹清背后的竹筐探去。

朱竹清一拧身,让过了唐三的手:“不用,我还能坚持。你比我们还要多跑两圈,现在消耗这么大,最后怎么坚持?”

唐三看着朱竹清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冷。

在这整个休息过程中,谁也没有提出让萧炎帮忙分担。他们都知道这是对他们体力和意志的锻炼,萧炎这个不合理的存在在下一次的训练中肯定是不会再出现的,到时候又该找谁帮忙呢?戴沐白甚至想要把萧炎背上那块宁荣荣的石头拿到自己的竹筐中,但想到自己一口气增加一倍的负重却是可能会吃不消这才打消念头。

征程再次开始,这一次,众人将速度再次降低,戴沐白虽然一声不吭,但能够明显看出,他的步伐变得沉重了许多,每一步留下的汗水也是七个人中最多的。胖子带给他的负重可是十公斤,在体力本就有些透支的情况下又将负重增加到二十五公斤的程度,对他的体力消耗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第八次往返结束,大师在提供给他们温盐水的时候,刻意看了一眼众人背后的竹筐,却什么都没有说。

第九次往返继续,尽管没有负重,但奥斯卡和宁荣荣的体力也已经达到了接近极限的程度,马红俊倒是恢复了一些,小舞还能坚持,朱竹清的脚步却越来越慢了。反倒是唐三似乎咬牙挺过了自己的极限,看上去到并没有透支的迹象。

眼看着索托城已经在望,第九次往返就要跑完一半了。突然,戴沐白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前面扑倒下去。

要是在以往,凭借戴沐白的实力,一挺身就能站直,可此时他的体力消耗的实在太严重了。

萧炎一直在边上注意着其他七人的身体状况,眼看着戴沐白要摔倒,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的肩膀。

戴沐白邪眸中双瞳已经合一,这种情况萧炎没有见过,但能够猜出来,这应该是一种极限的表示。

戴沐白并没有自己站稳。整个人都是靠在萧炎的肩膀上,胸膛就像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整个人看上去已经接近了脱水的状态。

“戴老大,你怎么样?”众人赶忙围了上来,关切地询问着。

唐三没有吭声,却直接取出了戴沐白竹筐中最大的那块十五公斤重的石块,放入自己竹筐内。

“小三,不用,我还能坚持。”戴沐白勉强撑着萧炎的肩膀站直自己的身体,眼中流露着坚毅的神光,看着唐三,“你和小炎子连人面魔蛛魂环带来那么巨大的痛苦都能支持,我为什么不能支持下去。我可以的,兄弟们,让我们坚持下去,谁也不能掉队。”

一边说着,戴沐白强行从唐三竹筐中拿出了自己那块十五公斤的石头,重新返回自己的竹筐内。

“戴老大,把我的还给我吧。”马红俊突然开口了,此时距离全部惩罚结束,还有一个半往返的距离,谁都知道,戴沐白扛着二十五公斤的负重是不可能完成的。

唐三道:“好,胖子,你坚持一会儿。”

马红俊自己的负重重新回到背后,给戴沐白减轻了十公斤的重量。

征程继续上演,每一步迈出,都是那么地艰难,戴沐白在少了十公斤负重的情况下,凭借着他坚韧的毅力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第九次往返就在众人的相互扶持下挺了过来,此时他们虽然依旧在跑着,可实际上,比起走路已经快不了多少。惩罚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

大口大口的喝着盐水,除了萧炎外七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大师依旧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戴沐白强打精神:“兄弟们,还有最后一趟,大家要坚持住。”

奥斯卡突然开口道:“小三,把我的负重还给我,就剩最后一个来回了,我能支持。”

唐三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奥斯卡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但看着他那正在不断颤抖的双腿,唐三摇了摇头:“不用,我还能行。”

奥斯卡走到唐三身边,汗水不断滴落着,但他此时的目光却变得很坚定:“当我是兄弟,就还给我。我能行。”

宁荣荣在一旁已经喘息的不行,小脸苍白,但看着奥斯卡从唐三竹筐中拿出那五公斤的石块时,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小……奥……,你……今天……真像个……男人……。”

奥斯卡此时累得已经笑不出来了,只能挺挺胸膛,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此时的史莱克八怪,体力都已经透支,但他们的神情却没有一个放松下来。有的时候,天才与庸才的区别,就在于意志力是否坚定。挺过一次极限,就意味着一切都会改变。

惩罚的第十次往返终于踏上了征程,这一次,众人已经实在跑不动了,只能勉强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一步步向前迈进。不行了么?不,行的,我们都行的。扛着背后的石块,迈动着沉重的步伐,他们一步步朝着最后的目标前进。

走出一公里,险些昏倒的奥斯卡,背后石块重新回到了唐三的竹筐。

走出两公里,朱竹清背后的石块到了小舞的竹筐内。

走出三公里,宁荣荣昏倒,在争执之下,萧炎背起了昏迷的宁荣荣。

返回一公里,奥斯卡昏倒,朱竹清拿回自己的石块,小舞的负重到了马红俊竹筐内,宁荣荣到了小舞背上。考虑到自己之后还有多余的两个往返,唐三将自己的所有负重交给萧炎,唐三背起奥斯卡。

返回两公里,朱竹清昏倒,戴沐白勉强抱起她。

距离终点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唐三挂在胸前的竹筐里,放着之前朱竹清的负重,背后背着奥斯卡。

戴沐白背着朱竹清。

小舞背着宁荣荣。

马红俊带着二十公斤负重。

他们几乎是一步一步挪移着朝终点走去。

“放,放我下来吧……”宁荣荣虚弱的声音在小舞背后响起,小舞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而宁荣荣也从她背上滑了下来,两人相互搀扶,一步步向前走去。

奥斯卡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挣扎着从唐三背上滑落,在唐三的搀扶下向前走去。

朱竹清还没醒,她虽然嘴上不说,但之前她透支的却比奥斯卡和宁荣荣还要厉害,马红俊虽然胖,但体力却比朱竹清好得多,戴沐白又帮他拿了一段距离的负重,情况自然要好得多。

当然,此时的马红俊也已经到了极限状态,汇合在唐三和奥斯卡身边,三个人相互搀扶,一步步向前走去。萧炎扶着戴沐白,同时更是一眼不错地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的状况。

如果被惩罚的是一个人,以宁荣荣、奥斯卡那样的体力,恐怕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但惩罚的是八个人,在相互扶持,相互帮助下,他们心中的执着早已被激发。

眼前的景物已经模糊,隐约中能够看到那终点的存在,他们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靠意志力的支撑才能继续前行。

唐三背着石块,双手同时搀扶着马红俊和奥斯卡,帮他们支撑一部份体重。虽然不能使用魂力,但在身体极限的情况下,玄天功本身的强韧特性和之前的心炎锻体的效果已经逐渐发挥出来,好在之前炎儿帮他分担了一部分负重,否则他也无法保证自己之后能否再坚持那两个往返。

戴沐白的腰已经被压得有些弯了,邪眸中已经多了几分红色,每一步迈动都仿佛有千钧重力压在身上,他只能在萧炎的支撑下背着朱竹清一步一步走向终点。

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大师僵硬的面庞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眼看着他们相互搀扶共同前进的样子,就连大师也不禁动容。

这最后一次往返,他们走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但是,他们也终于坚持着回来了。

噗通、噗通……

除了在萧炎支撑下的戴沐白和还有些许余力的唐三,其余人先后倒地,奥斯卡、宁荣荣、马红俊几乎在同一时间晕了过去。


大家好久不见呐,我回来啦嘿嘿。之前送我糖果的小宝贝@it's a goddess我@不了你呀,我更新了呦。

评论(13)
热度(11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蝶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