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战博平安喜乐,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啊

【三炎】异世缘 37

“一般来说,武魂变异是先天注定的。因此,在武魂觉醒的时候,如果武魂已经变异,就会展现出来。受到后天影响而产生的武魂变异实在太少了。唐三的武魂是蓝银草,本身的弱势导致他吸收任何魂环都比较容易,不会产生太大的排斥。人面魔蛛魂环虽然强势,但也不会出现这种武魂变异的情况。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蓝银草武魂并没有消失,依旧可以释放出来。从这一点我就能断定他并非是武魂变异。”

弗兰德道:“那是怎么回事呢?这些蜘蛛腿总不会是凭空而来吧。无极刚才也说了,这些蜘蛛腿上附带了人面魔蛛的剧毒。如果应用得当,倒不失为一种自身的武器,而且还很有突然性。”

大师眼中光芒闪烁,猛地站起身:“我必须要亲眼看到那些蜘蛛腿的情况,才能判断出它究竟属于什么。”

弗兰德向大师摆了摆手,道:“算了吧,那些孩子也都刚回来。明天你再去找小三和萧炎也不迟,让他们也休息休息。”

大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如果真的像我判断的那样,那么,这次唐三在星斗大森林中的收获就太大了,甚至比他所得到的魂环更好。”

弗兰德一惊:“你是说……”

大师点了点头:“但我还不能肯定,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我就答应你留下来。”

弗兰德哈哈一笑:“好,那我就期待着你能留下。我们兄弟也终于能够再在一起了,可惜,她不在。”

听到弗兰德提起那个她,大师地脸色微变,皱了皱眉:“弗兰德,不要提起她,我不想和你吵架。”

弗兰德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好吧。我也不想吵,不过,我真的很希望你留下来。这么多年了,我对史莱克学院也算是费尽心力,现在终于决定将学院结束。我希望这最后一批学员能够给我一个完美的结局,有你在,这一切都将变得容易起来。”

从弗兰德眼中,大师看到了些许疲倦,僵硬的面庞上神色不禁柔和了几分,点了点头:“一切都等明天我见过小三和小炎子再说。”

弗兰德向赵无极道:“无极,你赶了一天路也累了。赶快去休息吧,这次辛苦你了。”

赵无极微微一笑,道:“学院又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如果不是对这里充满了希望,并且喜欢上这种平静的生活,谁会留在这里这么多年呢?这里是我们大家的心血,客气的话不用说了。大师,弗兰德,我先走了。”

说完,赵无极站起身离开了弗兰德的办公室。

弗兰德一直目送着赵无极离去,眼中流露出几分欣慰:“这些年要不是有这些老兄弟帮助,或许学院我早就支撑不下去了。等这批学员毕业之后,我也要好好放松一下,到陆地各处走走,放松一下精神。小刚,到时候一起去么?”

大师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弗兰德叹息一声:“虽然我知道你不愿意想起过去。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当年我们在一起的生活,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那段记忆,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如果一直能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该多好啊!”

听着弗兰德的话,大师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低下头,淡淡地说道:“人都会变老,也都会成熟起来。过去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提起来还有什么意思?人生若只如初见,说的容易,可真的能实现么?”

弗兰德叹息着摇了摇头:“小刚,你的性格就是太刚硬了,如果你肯软化一些,或许,现在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真的不能接受她了么?毕竟,那并不是她的错。更何况,你真的那么在乎世俗的眼光么?”

“闭嘴。”大师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厉喝一声,双目死死地瞪视着弗兰德,“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她。你呢?你在干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你没有和她在一起?别告诉我你不喜欢她。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你还是独身,还在坚持着史莱克学院?这只不过是当初她的一句戏言而已。”

弗兰德的目光渐渐变冷:“小刚,你还是那么执拗。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改变。不错,我承认,我喜欢她。但是,她真正喜欢的是你,君子不夺人所爱。更何况,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是忘不了她,但是,我也绝不会对她有所行动,我要的只是曾经的回忆而已。一个人像现在这样自在不是挺好么?”

大师猛地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自在?狗屁的自在。我要的,是你带给她幸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到你,你却告诉我你要的只是回忆。如果我有能力,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

弗兰德叹息一声:“小刚,你不要激动。我知道,当初你选择离开,为的是我们三个人。多年来,你一直音讯全无,就是不想打扰我们的生活。可是,她喜欢的只有你。尽管你们之间是那样的关系,可是,她只喜欢你。我们都爱过人,难道你让我去勉强她,勉强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么?或许那样的话她会答应。但是,她一生都不会快乐。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她也是。在她临走之前,我对她说了,我永远都只是她的大哥,也永远都愿意做她的大哥。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也没有放弃过心中的那份真挚。难道,你就不能……”

大师笑了,他那僵硬面庞上带起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却是森冷:“我和她,可能么?如果可能,我会等到现在?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之间那份特殊的关系存在,你以为我会把她让给你么?我不会,我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目光,但我不能让她和我一起承受。弗兰德,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就不要把我的消息告诉她,否则的话,我会立刻离开这里,永远也不见你们。”

弗兰德似乎也愤怒了:“那你就忍心看着她一直在苦苦地寻找你,看着她孤独一生么?”

大师的目光有些痴了:“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一切都已经晚了。我现在只是希望培养小三和小炎子成才,感情的事我已不敢奢望。当初我那样地离去,难道你认为她还会原谅我么?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但是,我现在真的怕了,我怕面对她。坦白说,当我这次来找你,并没有在你身边看到她的时候,我心中是有些窃喜的。可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内心只有空洞。我欠她的无法偿还,我没有面对她的勇气。”

“你……”弗兰德瞪视着大师,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算了,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不会把你出现的消息告诉她。但如果有一天她找到了你,小刚,听我一句,不要再逃避,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的话。”

大师没有答应,但是,弗兰德却看到他的眼圈已经红了,他明白大师心中的痛苦,此时也没有再说下去。

“你回过家了么?”弗兰德改变了话题。

大师摇了摇头:“我早已经没有了家。”

弗兰德叹息一声:“那毕竟是你的家,虽然他们并不欢迎你,但是……”

大师摆了摆手,示意弗兰德不要再说下去:“就算要回去,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回去。在没有证明我自己之前,我不会让那些人看笑话。”

弗兰德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你还真的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小三和小炎子身上。你知道么,为了小三和小炎子,无极还被揍了一顿。”

大师也笑了,这次他的笑容不再森冷:“我虽然不知道,但我却能猜到。那个人,可不是你们得罪得起的。”

“你知道?”弗兰德一惊,看着大师的目光顿时变得怪异了几分。

大师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扔给弗兰德,上面六个清晰的标记顿时展现在他眼前。

“这是他给我的。弗兰德,知道么,你现在从小三和小炎子身上看到的,并不是他们的全部。他们真正的潜力还远远没有到挖掘出来的时候。难道你认为,小三的武魂真的就只是蓝银草么?小炎子的武魂仅仅是尺子吗?如果是那样,他们又怎么值得我的悉心教导。”

弗兰德心中一惊:“小炎子的武魂不是变异的吗?难道小三的武魂也是变异的?”

大师摇了摇头。“都不是。小三的武魂并非变异,只是双生而已。至于小炎子,我不能肯定,但是直觉告诉我他的武魂绝对不仅仅是变异这么简单。”

“什么?”

 

 

 

 

夜色弥漫,今晚的夜空带着几片淡淡的武魂,仿佛给黑夜蒙上了一层纱,带给人一种烟波朦胧的美感。

夜色在时间中流失,当远处天空露出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宿舍的门悄悄的开了。

再疲倦也不会影响生活的习惯,唐三和萧炎悄无声息的走出了宿舍,尽管外面的天色还很暗,但却是他们每天最喜欢的时间。

因为这是黎明,是开始,一个崭新的开始,每当这时候,一切似乎都苏醒过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天才的背后是努力,没有刻苦的修炼,再天才的魂师也不可能有所成就。唐三和萧炎表面的强大背后,已经有着超过十年的努力。

熟练的腾身上房,不过这一次两人却险些从房顶上摔下来,因为他们刚跳到房顶的时候,正好看到那里坐着一个人,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们。

黎明,人的精神都会很放松。唐三和萧炎也不例外,萧炎在学院一般是不会展开自己的精神感知的,而唐三之前并没有仔细倾听周围的一切,两人这才会被吓了一跳。

房顶上的人一把抓住唐三和萧炎的肩膀,将他们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另一只手向他们坐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吃惊之后是大喜,两人立刻认出,这坐在房顶上的人正是大师。

“老师/大师,您什么时候来的?”两人惊喜地问道。

唐昊在唐三和萧炎七岁那年就离开了圣魂村,留下的只有一封信,从那以后,就渺无音讯地消失了。大师填补了这份亲情,他虽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两人从他身上却得到了无数的关心和爱护。如果没有炎儿和大师、小舞,唐三的心境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于他来说,在自己这第二个世界之中,除了父亲,最重要的人就是他们。而在萧炎的心中,大师的教导还有关心和爱护已经让他彻底接受了大师这个“老师”,虽然萧炎大概永远都不会喊大师一声老师,但是大师在他心中的分量也无疑是很重的。

摸了摸唐三和萧炎的头,这是大师习惯性的动作:“我说过会来这里找你们的,来了几天了,得知你去了星斗大森林。不过,你们也给了我一个惊喜,没想到你们能这么快就都突破三十级的关口。”

唐三笑道:“那还不是您教导的好么?”

大师地脸色突然沉了下来:“那我有没有教过你吸收超过年份上限的魂兽魂环?”

唐三愣了一下,顿时明白大师已经知道自己出危险的事,虽然这件事是炎儿支持自己的,但还是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没有。”

大师冷哼一声:“那你还敢贸然行事?你忘了我对你说过人面魔蛛有多么危险了么?如果这次你出了事,我该怎么向你们爸爸交代?你们是我的弟子,也是我的希望。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知不知道?”

虽然大师的话说的并不好听,但熟悉他的唐三又怎么会听不出他言语中那份深深地关切和恐惧呢?老师在害怕自己出危险,唐三眼圈一热,恭敬地低下头。

见唐三低着头不再说话,大师转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萧炎:“小炎子,你这次也是太过于冒险了。要知道超过我计算的年份上限的魂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吸收的。如果这次唐三在你的支持下吸收魂环出现了意外又该如何?这个意外是你承担得起还是我承担得起?”

大师的话语越说越是严肃,越是后怕。他这次也是被这两个小家伙给吓得不轻,他不希望以后他们因为逞强或是高估自己而出现意外。

唐三在一旁听到大师对炎儿严厉的训话,哪怕知道大师是为了他们好,却也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师,你不要怪炎儿……”

一直静静听着大师说话的萧炎没有打断大师的话为自己辩解什么,在唐三开口之后也阻止了他说话:“大师,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也清楚一般人吸收超过年限魂环的危险。”

大师皱眉:“那你还……”

“但是,大师您要清楚的是,我和哥哥,从来就不是一般人,而且我永远都不会让哥哥做超过他极限的事。”萧炎笑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大师,我的第三魂环是两千年的暴猿。”

“什么!”大师更是震惊,萧炎的这句话让大师原本就要脱口的质问生生憋了回去,“你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说唐三这一个特例大师还能解释的话,那萧炎的这些话只能让大师想到一个结果:萧炎有能够帮助别人超过年份上限吸收魂环的能力。

“炎儿,你要……”唐三已经知道萧炎准备做什么了,但是爸爸当时说的话让他对于让别人知道炎儿的第二武魂这件事情具有高度的敏感性,毕竟爸爸这样一个魂斗罗或是封号斗罗的实力的人都这么谨慎,就说明了炎儿的第二武魂可能是全大陆都垂涎的东西。

萧炎安抚着自己精神紧绷的哥哥:“哥哥不要紧张,大师又不会告诉别人。”

萧炎抬头看向看着他们兄弟俩的大师:“大师,在我和哥哥心中,你可以算是我们的半个父亲,我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我的确是有特殊的帮助哥哥吸收魂环的能力,但是这份能力仅限于我和哥哥两个人。但是我希望大师您之后再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爸爸当年交代我们的是,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候,这件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好,我答应你。”大师郑重地点了点头,他也很好奇连昊天斗罗都要封存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萧炎抬起了左手,掌心朝上,眉心一道绚丽的火印一闪而逝,随后一道青色火焰在萧炎手掌之中升腾而起,火焰之中似有着莲花若隐若现。他看着自己手中的青莲地心火,开口道:“大师,这就是我的第二武魂,也是我放心让哥哥吸收魂环的倚仗,它能够先将魂环的能量进行炼化之后再让哥哥进行吸收。”

大师盯着萧炎手中的武魂久久不能回神,良久才叹息一声:“原来如此,难怪……小炎子,你先把这火焰收起来吧。”

唐三忍不住了:“老师,您知道小炎子的第二武魂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大师一直看着萧炎将青莲地心火收起来之后才舒了一口气,对着渴求答案的两人说道:“这是纯元素武魂,可以说得上是全大陆的人都垂涎的东西。”

“纯元素武魂?这是什么?老师您之前没有说过。”唐三神色凝重,还是萧炎拉了拉他的手之后才缓和了自己的神色。

“其实纯元素武魂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武魂,它代表的是一种体质。”大师缓缓道来,“你们爸爸应该和你们说过这个火焰并不需要附加魂环吧,这是因为纯元素武魂的能力并不需要魂环的附加,而是随着魂师实力的提升本身就会慢慢展现出来。所以纯元素武魂的拥有者的未来潜力是无穷的。”

“但是这并不是纯元素武魂让人垂涎的最大原因。”说到这里大师的变得十分严肃,“相传在很久之前大路上出现了一名纯元素武魂的魂师被他一个以吸食别人魂力来提升自己实力的仇家打败消失音讯之后,他的仇家在一次大逃杀中被大家发现他也拥有了纯元素武魂,而这个仇家也靠着纯元素武魂的威力和大家的出其不意,从大逃杀中逃生并隐匿了起来。”

“之后大陆上也陆陆续续传出了几个类似的事情。所以,纯元素武魂是可以被别人吸收为己用的。这也是为什么不让你们和其他人说的原因。”大师长叹一口气,“小炎子,你不该和我说的,这件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分风险。”

“大师,我相信您。”萧炎听完了也没有任何吃惊或是惧怕的情绪,只是否定了大师的最后一句话,“而且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毫无畏惧地将它展现在众人面前。”

唐三神情虽然说不上好,但也并没有惊惧之色:“老师,放心。我会保护好炎儿的。”

“好了,总之以后不能再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了。”大师摆摆手,“这样我也算是知道了小炎子你之前突破大魂师的时候的异常了,就是因为你的第二武魂吧。”

萧炎点点头:“嗯。我当时把我异火的子火分给了哥哥,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帮助哥哥炼化魂环的原因。但是这并不是可以复制的。”

哪怕已经过了这么久,唐三依然无法保持正常的神色来面对自己心中几乎无法抹去的伤。萧炎察觉到了自己哥哥的异样,朝着唐三摆出笑脸来卖乖。唐三看着炎儿的笑容,紧了紧自己握着萧炎的手。

大师瞪视着萧炎半天没有吭声,良久,才叹息一声,道:“小炎子,你也太过于冒险了。”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大师也只能轻飘飘地说上两句。

“老师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炎儿冒险了。”唐三赶忙说道。

再次摸摸唐三和萧炎的头,大师的目光重新变得温和起来:“我希望你们记住,什么时候都要保持冷静的思考,哪怕是你最重要的人出现了危险。你更要冷静,只有先保住自己,才有救人的机会。很多事,不是冲动就能解决问题的,你们明白了么?”

唐三赶忙点点头:“老师,我记住了。”唐三自然是知道大师说的是自己。萧炎也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师微微一笑,对于自己这两个听话的弟子十分满意,道:“走吧,我们到学院外面去,让我看看小三这次冲动后的收获。”

两人大喜,他们也正想问问大师自己的身体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师徒三人从房顶跳下,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地出了村子,来到村子外的一片小树林中。

大师抬手向唐三做了个手势,多年的师徒,唐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放开拉着炎儿的手,催动体内魂力,将武魂释放了出来。蓝紫色光芒闪耀,蓝银草悄然密布,从唐三身体周围升起,在唐三身边悄然律动着。

大师仔细地看着唐三召唤出的蓝银草,口中喃喃地说:“蓝银草细了,看上去比以前更有光泽,除了原本的茶香之外,还多了几分淡淡的甜腥之气,应该是人面魔蛛附带的毒素渗入其中。以人面魔蛛蛛丝地坚韧,你的蓝银草虽然变细,但却比以前更加坚韧才对。小三,缠绕住那边的树,全力拉扯试试。”

“是。”唐三一抬手,一根蓝银草电射而出,眨眼间已经缠上了十米外的一棵大树,双手同时用力,玄天功全力催动。

那颗大树足有成人合抱粗,在唐三的全力拉扯下,粗大的树干开始渐渐弯曲。

大师和萧炎走到树边,仔细观察着缠绕在树干上的蓝银草。随着唐三的用力,蓝银草已经渐渐勒入树皮之中,一层淡淡的烟雾从蓝银草与树干接触的位置散发出来,明显能够看到蓝银草正在逐渐深入树干之中,伴随着唐三的用力,树干的弯曲幅度越来越大。

“好了,可以停下了。”大师向唐三比了个手势。

唐三这才放松蓝银草,缠绕在树干上的草身如同灵蛇一般飞速收回,本身看上去并没有一丝变化。

“小三,你来看。”大师将唐三招呼到自己身边。

“蓝银草的坚韧程度明显增加了,虽然本身变细,可在你三十级以上的魂力全力拉扯下,它没有丝毫被抻拉开来的迹象。也就是说,以你的魂力,是不足以将蓝银草拉断的。而且,蓝银草上附带的毒素明显增加。如果你用出鬼藤附带的毒刺,效果应该会更好。除了原本类型的毒素之外,现在还多出了腐蚀性毒素,这是属于人面魔蛛的。”

唐三顺着大师手指的方向看去,之间树干之前被蓝银草缠绕过的地方向内深陷了大约两寸左右,周围是一片焦黑之色。虽然随着蓝银草收回,已经不再有烟雾散出,但依旧能够看出蓝银草上附带的强烈腐蚀性剧毒。

“老师,蓝银草的毒性增加了不少,现在大概有魂力麻痹、神经性剧痛、腐蚀三大效果。一般魂师如果只是凭借魂力抵挡已经很难了。尤其是这腐蚀性剧毒加入之后,一旦刺破对手的皮肤,就会令其他两种毒素拥有更大的发挥作用。再加上本身坚韧导致缠绕更紧,效果也有明显的增幅。”

大师道:“这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环虽然冒了极大的风险,但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单看蓝银草本身的增幅就已经相当惊人,而且,你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不小的增强,收获不错,不过,我还要再次提醒你们,我绝不希望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幕。”

唐三和萧炎相视一笑:“老师,我们知道了,以后绝不会再冲动。”

大师颔首微笑,道:“来,小三,先放你的第三魂技给我看看。”

唐三点了点头,朝四下看了看,选择了两棵树之间的位置,此时,释放出武魂的他全身三个魂环正在有序的律动。

在玄天功地催动下,第三魂环骤然闪亮,亮紫色的光芒弥漫全身,遮盖了另外两个光环的光芒。

大师欣慰地暗自点头,同时也有些羡慕,毕竟,这第三魂环是他一生的期望,却始终没有实现。萧炎在一旁看着大师羡慕的神色,心中也是想着自己日后一定要帮助大师解了这个心结。

唐三脸色凝重地抬起右手,掌心之中蓝光大放,全身魂力外放,无形的压力令周围低矮的灌木一阵簌簌发抖。

“去。”伴随着唐三一声低喝,只见他掌心中蓝光骤然大盛,紧接着,一团蓝绿色光芒脱手而出。在空中瞬间放大,眨眼的工夫已经涨大到直径五米左右朝前方飞去。

伴随着蓝光内蕴,大师和萧炎能够看清那蓝光的真实景象。

那是一张巨大的蛛网,一环套一环,极为紧密,整个蛛网都是由蓝银草勾织而成,只是这些蓝银草和之前唐三直接释放的蓝银草相比要更细一些,而且通体呈现为澄澈的蓝色。

蛛网扩张,当它接触到两株大树时瞬间贴合,形成了一张虚悬在那里的大网,直径五米的大网虚悬在那里,在黎明晨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蓝汪汪的光泽。

唐三在释放出这张蛛网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显然是耗力过大的缘故,这就是唐三的第三魂技,蛛网束缚。

“小三,说说你对这个魂技的感触。”大师一边仔细地看着粘连在两棵大树之间地蛛网,一边向唐三问道。

唐三道:“我在吸收了人面魔蛛魂环之后,就出现了这第三魂技。根据我对这个魂技的感受,它有几个特点。首先,它因为是由蓝银草组成,所以拥有着蓝银草本身的全部属性,毒素、坚韧都在;其次,蛛网本身多出了一种粘连属性,拥有着极强的粘性。一旦被沾上一点,立刻就会缠绕而上,将目标紧紧束缚住;第三,蛛网本身是瞬发,以我现在的魂力,发动一次这个魂技,需要消耗我三分之一的魂力。”

大师眉头微皱:“只是如此么?还有没有其他特性?”

唐三道:“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蛛网本身的韧性,是直接使用蓝银草的两倍。今后在使用这个魂技时,它的面积以及使用次数和韧性,都会随着我的实力增加而变化。也就是说,蓝银草越坚韧,这蛛网也就会变得越坚韧,蓝银草的毒性也会被它附加在内。”

大师点了点头:“这就对了,你对这个魂技有什么看法?”

唐三道:“虽然看上去它似乎并不华丽,但我觉得这个技能非常实用,对于我的武魂控制力有很大的提升作用,两倍蓝银草韧性的蛛网,就不是那么好挣脱得了。”

大师微微一笑,道:“不,你还是小看了它。它不只是实用那么简单,而且是非常强悍的一个魂技。你超越极限吸收的人面魔蛛又怎么会给你一个不够厉害的魂技呢?我几乎可以肯定,除非是遇到正好克制你限制技能的对手,否则,同级别甚至是比你高十级以内的魂师,谁也无法挣脱它的束缚,有了它,你才算拥有了控制系魂师真正的强悍之处。”

看着唐三若有所思的目光,大师继续道:“魂师在一对一的时候,最强的既不是力量型魂师,也不是强攻或者敏攻类魂师,而是控制系魂师。因为控制系魂师能够限制住对手的行动,或者是控制住对手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只要无法挣脱你的控制系魂技,又怎么向你发动进攻?在魂师界,控制系魂师始终都是恐怖的存在。只是控制系魂师一般来说也需要有战友进行配合,所以并不出名。但真正强大的魂师,都知道控制系的重要性和强大。”

唐三道:“老师,您是说。如果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现在四十级以下的魂师都无法挣脱我的蛛网束缚么?”

大师点了点头,道:“基本如此,但也不排除例外。这个世界是平等的,每个武魂也都有自己的优点。当初你不是也认为自己的蓝银草是废武魂么?同样的,虽然你现在的武魂在这三个魂环的附加下已经非常强大。但是同样有克星的存在。”

一边说着,大师从怀中摸出一个简单的东西,缓缓走到唐三之前释放出的蛛网下方。

在大师手中的是一个火折子,他迎风一晃,顿时一股火苗从火折中喷吐而出。大师将火折子放在蛛网下方,用火焰烘烤蛛网。

刚开始的时候唐三还没觉得什么,但一会儿的工夫,他明显看到那极其坚韧的蛛网最下面的一丝开始在火焰中渐渐融化着。

“我明白了,您说的克星就是火。”唐三恍然大悟,同时也联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马红俊时的情形。当时马红俊正是凭借着他的凤凰火焰轻松地化解了唐三蓝银草武魂的缠绕,虽然后面依旧吃了亏,但却也让唐三的蓝银草毫无用武之地。

大师点了点头,道:“不论是植物还是你这蛛网,本身都怕火。这火折子上燃烧的火焰很小,自然不足以威胁到蛛网。但是,如果你遇到一名擅长使用火的魂师,那么,你的武魂就将被对方完全克制。又或者你碰上了拥有着特殊火焰的魂师,像是小炎子,他甚至可以在魂力比你低的情况下轻松战胜你。几乎每一个控制系武魂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弱点,这也是控制系武魂相比于其他属性武魂强大的代价。而你的蓝银草,弱点就是惧火。因此,今后你遇到火属性的魂师一定要多加小心。”

唐三想了想,道:“老师,那如果我今后在获得魂环的时候尽可能的想办法附加抵抗火焰的魂环,会不会将这个缺点抹去?”

大师道:“不要那么做,那样虽然会令你的蓝银草对火焰的抗性增加。但是你想想,如果你将一个甚至是两个魂技浪费在对火焰的抗性上,那么,当你今后魂力达到一定级别之后,你还有与对手抗衡的足够魂技么?”

“可是,如果不增加对火焰的抗性。今后我遇到拥有这类武魂的魂师岂不是毫无办法?”唐三疑惑的说道,他并不是不明白大师的意思,但自己的武魂有一个这么大的缺陷显然是他不希望看到的。炎儿的异火只能让自己的身体不惧火焰,但并不能够将这个特性附加在自己武魂上。

萧炎一直在一旁没有插话,听到这里他揽着自己哥哥的肩膀说:“哥哥不要想太多,要是哪天碰到克制你的魂师,我来帮你揍他!”

唐三听到炎儿的话不禁一笑,不再坚持询问,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一定会有办法的。

大师淡然一笑,道:“控制系魂师是很少独自行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的伙伴替你解决这个问题,刚刚小炎子不是也说了。当然,你自己也不是没办法解决,你不是一直在弄你的那些暗器么?虽然在我看来有些玩物丧志,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你那些暗器所拥有的威力确实惊人。而且,你不要忘记,你并不是只有蓝银草一个武魂。”

通过大师的提醒,唐三顿时想起了自己的那柄锤子。心中一动:“老师,您是说我可以修炼那柄锤子了?”

大师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记住,没有我的同意,你绝对不能将魂环附加在那柄锤子上,一定不能。这对你的未来十分重要,现在你所能依靠的只有蓝银草。”

虽然不明白大师为什么这么坚持。但唐三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大师道:“小三,不要好高骛远,对你来说,更重要的依旧是魂力的提升。蓝银草现在所拥有的魂技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将来的你只会变得更强,你和小炎子都是老师的希望,你明白么?好了,现在让我看看最重要的东西。也是你们心中的疑问,你先把上衣脱了。”

唐三心中一紧,自从离开星斗大森林之后,没有了魂兽的威胁,唐三一直在思考自己背后那八条蛛腿是怎么回事。此时见到老师,他自然迫不及待地希望得到答案,对于武魂、魂兽、魂环这些知识,他相信没有人比自己的老师更熟悉。

脱掉上衣,唐三将背部对着大师,大师走到他背后,抬手按上了唐三的脊椎。唐三只觉得一股温暖柔和的魂力从背后涌入,紧接着,这股力量开始在自己的脊椎上上下游弋。

大师的表情很认真,他仔细地检查着唐三脊椎上的每一处椎骨。

“小三,当你将那些蛛腿收回后,你能感觉到它们去了哪里么?”

唐三背转右手,在自己背后的肋骨上点了点,道:“在这对称的八根肋骨上,我能感觉到它们似乎是依附在了肋骨上一般,但对我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影响,反而觉得背部的力量似乎比以前更大了一些似的。”

大师按照唐三所指的位置摸去,立刻发现,不但这八根肋骨要比其他的肋骨显得粗壮一些,同时,与这八根肋骨相连的脊椎骨也要比其他椎骨粗壮几分,摸上去不但坚硬,而且韧性十足,连带着唐三背部的肌肉似乎也更有韧性。

惊喜的神色渐渐出现在大师面庞上,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萧炎飞速地后退几步,来到唐三背后五米外:“用魂力催动,把那八条蛛腿释放出来。”

玄天功运转,此时的唐三不禁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释放这些怪异的蛛腿。坦白说,虽然感觉上这些蛛腿会令他自身的力量增强,但唐三却并不怎么喜欢它们。他总觉得,多了这八根蛛腿,自己似乎变成了怪物似的。要不是炎儿一直宽慰着自己,唐三估计还要更加焦虑。

大师目不转睛地盯着唐三的后背,生怕放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淡淡的蓝色光芒开始从唐三背后浮现出来。紧接着,大师和萧炎清晰地看到,唐三的整条脊椎似乎要透体而出似的,释放着淡紫色的光芒,刚才特别关注的那几节椎骨上紫光释放的格外明显。紧接着,八根肋骨的末端猛地从唐三背后凸起,形成了八个鼓包。

略微的疼痛和麻痒出现在后背,令唐三略微感到一些不适,但他并没有停止魂力的激发。


久等了,嘿嘿

评论(20)
热度(14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蝶舞 | Powered by LOFTER